快捷搜索:  

放弃入学上海交大 唐尚珺准备第15次参加高考

他(ta)已连续考了14次,一开始是(shi)因为考得不好(hao),“至少上个二本。”后来成绩提高,考得好(hao)时,就觉得有希望,再复读应该还能考得更好(hao),甚至考上清华;考得不好(hao)时,就不甘心。

这些年,唐尚珺曾相继被中国政法大学、厦门大学、广西大学、重庆大学等高校录取,他(ta)都没有去读。

今年,他(ta)考了597分,被上海交大护理专业录取,他(ta)觉得专业不合适,且发挥失常,“虽然(明年)清北不一定考得上,但有信心考得比今年好(hao)。”

外界对(dui)已33岁的(de)他(ta)感到不解:连续高考14次,这种坚持到底是(shi)为了什么?是(shi)否真的(de)“非清华不读”?不停复读是(shi)不是(shi)为了奖金?

9月中旬,经历一轮舆论风暴后,唐尚珺答应与记者在南宁市的(de)一处夜市见面。他(ta)说,他(ta)也反思过,有时一觉醒来,发现自己还停留在高三,他(ta)感到害怕,“怎么我(wo)还停留在这里,我(wo)想走出去,去读大学”。他(ta)羡慕同龄人(ren)成家生子、可以照顾父母,觉得自己“耽误了”,“如果再有选择的(de)机会,我(wo)应该早去读大学了。”

而在微博上,他(ta)又发文:“不试过,怎知其不可?纵使结果不如我(wo)所想。亦是(shi)无怨无悔。”

因专业不合适未去上海交大

放弃去上海交大报到后,唐尚珺决定再复读一年。他(ta)在南宁月租400多元的(de)出租房内备考,每天看书、刷题、纠错……他(ta)说,自己比较自律,不玩游戏,也不沉迷手机,每天早上六七点起床,晚上十二点左右睡觉,和普通高三学生的(de)作息差不多。

33岁的(de)唐尚珺身上还保留着“学生气息”,瘦高的(de)个子,皮肤黝黑,戴黑框眼镜,说话轻言细语……他(ta)并不抗拒回答记者提出的(de)尖锐问题,回答时也没有大的(de)情绪波动。他(ta)自嘲,“我(wo)并不像网上说的(de)‘神经病’‘变态’吧?”

今年高考,唐尚珺考了597分,被上海交大护理学院录取。包括家人(ren)、朋友在内的(de)很多人(ren)建(jian)议,“去读吧”,但经过思考,唐尚珺还是(shi)放弃了。

唐尚珺说,他(ta)是(shi)理科生,第一志愿是(shi)农学,第二志愿才是(shi)护理,“按照去年的(de)录取分数线,农学应该是(shi)可以录上的(de)”。

唐尚珺不想读护理,他(ta)的(de)考虑是(shi),自己年纪大了,读什么专业非常关键,不然出来也找不到工作。他(ta)在农村长大,哥哥、姐姐都在老家养猪,他(ta)觉得自己适合读农学,毕业后可以运用自己所学的(de)专业知识回老家创业,如搞点种植业或养殖业。

放弃的(de)另一个因素,是(shi)不甘心。今年高考,唐尚珺自认发挥有点失常,成绩排广西全区6000多名,而他(ta)考得最好(hao)的(de)一年是(shi)2019年,排广西全区3000多名。“为何不再坚持一年呢?明年有信心考得比今年好(hao)。” 他(ta)说。

唐尚珺的(de)哥哥、姐姐很生气,因为去年唐尚珺跟他(ta)们(men)保证过,“不管怎么样,(2022年)一定会去读大学”。哥哥、姐姐反问唐尚珺:“上海交大已经很好(hao)了,还想考什么,清北又考不上,明年还不一定能考上上海交大呢?”

唐尚珺的(de)朋友何汉立认为,如今的(de)唐尚珺“骑虎难下”,年纪大了读出来也难找工作,读什么专业确实非常重要。但何汉立也劝唐尚珺去读上海交大,他(ta)怕唐尚珺“考得越来越差”。

高考14次的(de)农村学子

自2009年开始,唐尚珺已连续14次参考高考,这样让外界对(dui)他(ta)的(de)选择及人(ren)生经历充满好(hao)奇。

1989年出生的(de)唐尚珺,在广西防城港市上思县一个偏远山村长大。村子距离镇上20多公里,距离县城70多公里,距离南宁有200多公里。唐尚珺说,他(ta)是(shi)家里的(de)老幺,有一个哥哥和三个姐姐,母亲40岁那年才生下他(ta)。因为超生,父亲丢了乡村教师的(de)工作,一家人(ren)靠务农为生。

“当年,父母要干农活养活一家人(ren),每天都很累,没什么心思关心我(wo)们(men)的(de)学习。”唐尚珺说,哥哥、姐姐都没怎么读书,最多也才初中毕业,而他(ta)小时候的(de)成绩很好(hao),小学毕业考试时,村里有几十个小孩,只有3个考上了县里最好(hao)的(de)初中,他(ta)就是(shi)其中之一,“后来听老师说,我(wo)是(shi)全乡第一”。

到县城读书后,唐尚珺的(de)成绩落后了。用他(ta)自己的(de)话说,当时什么也不懂,心思没完全在学习上。2009年,唐尚珺第一次高考,考了372分,没有上本科线。唐尚珺说,父亲得知这个成绩后很失望,“我(wo)以前成绩很好(hao),结果三本都没上,他(ta)不清楚我(wo)高中成绩有多差”。

当时,父亲的(de)态度是(shi),如果想读大专就读大专,如果想复读就复读。唐尚珺不想读大专,遂踏上第一次复读之路。

第二年,唐尚珺考了405分,刚上本科线。由于三本学费贵,他(ta)填了大专学校,被广西机电职业技术学院录取。“到南宁实地看过这学校,觉得不是(shi)我(wo)想读的(de)大学。”于是(shi),唐尚珺决定再次复读,“至少也得读个二本”。

这一次,家人(ren)反对(dui)唐尚珺复读。他(ta)跟家人(ren)谎称在南宁读大专,“没告诉家里人(ren),也是(shi)想着等考好(hao)了,再给家里人(ren)一个惊喜”。

这一骗就是(shi)六年。唐尚珺先假装在南宁读大专,后假装毕业工作了。这六年里,他(ta)又考了6次,成绩一次比一次好(hao):2011年,475分;2012年,505分;2013年,530分;2014年,573分;2015年,587分;2016年,625分。

唐尚珺说,从大专到三本,再到二本、一本、上六百分,他(ta)的(de)高考成绩是(shi)逐年提高的(de),这种进步是(shi)他(ta)坚持年复一年复读的(de)动力,“因为看到了希望”。

2016年,高考成绩第一次上六百分的(de)唐尚珺,被中国政法大学工商管理专业录取。同年,唐尚珺的(de)父亲确诊肺癌。觉得自己考得不错,唐尚珺跟家里人(ren)坦白了,“也是(shi)想让爸爸高兴一下”。唐尚珺说,得知真相后,他(ta)的(de)父亲也很高兴,觉得不管怎样孩子也算考上了一个好(hao)大学。

唐尚珺和父母一起去了北京,他(ta)也假装去中国政法大学“报到”。但家人(ren)没想到的(de)是(shi),唐尚珺再次返回复读。唐尚珺向澎湃新闻(xinwen)称,当时他(ta)的(de)想法是(shi),如果没有反复复读,他(ta)已经工作两三年了,会有收入,可以承担家庭责任。而父亲化疗需要巨额医疗费,他(ta)当时无能为力,这让他(ta)很惭愧。看到有民营高中的(de)招生信息说,考上六百分可以奖5万,他(ta)对(dui)这笔奖金心动了,觉得可以通过复读为父亲挣点治疗费。

接下来两年,唐尚珺的(de)高考成绩分别是(shi)570分和619分。

2018年,唐尚珺的(de)父亲因病去世。唐尚珺说,父亲的(de)治疗费用主要是(shi)哥哥、姐姐出的(de),没有用到他(ta)的(de)高考奖金。后来哥哥一直怀疑他(ta),不停试探他(ta),问他(ta)是(shi)不是(shi)不在中国政法大学读书,他(ta)才告诉了家人(ren)自己仍在复读。

之后的(de)三年,唐尚珺的(de)高考成绩分别是(shi)646分、619分、591分。成绩在600分上下起伏,他(ta)一直未止住复读的(de)脚步。他(ta)称,后面这几年,考得好(hao)时,就觉得有希望,再复读应该还能考得更好(hao),甚至考上清华;发挥失常考得不好(hao)时,就不甘心,更想再坚持一年,如2020年,他(ta)觉得成绩不理想,直接没填志愿。

唐尚珺说,最初几年,他(ta)会在学校复读,后面基本靠自学,“基础都了解,主要钻研难题”,每年也会去学校待一段时间(shijian)。他(ta)虽是(shi)“高龄”学生,但和班上的(de)同学相处融洽,不会觉得尴尬,“他(ta)们(men)都知道我(wo)的(de)经历,会叫我(wo)‘珺哥’,问我(wo)问题”。

连续复读十余年,唐尚珺没觉得“难熬”。他(ta)说,没有那种身心俱疲的(de)感觉,更不存在精神问题或抑郁。

从小想考清华,但并不是(shi)“非清华不读”

唐尚珺还被贴了一个“立志考清华”的(de)标签。

如今,他(ta)的(de)微博认证信息写着,“为上清华复读13年考生”。唐尚珺称,这不是(shi)他(ta)的(de)本意,是(shi)微博建(jian)议他(ta)这样写认证信息的(de)。

唐尚珺直言,“考清华”确实是(shi)他(ta)从小到大的(de)梦想。在他(ta)几岁时,他(ta)的(de)父亲曾跟他(ta)讲过同村人(ren)考上清华的(de)故事,这在他(ta)心中埋下了种子。他(ta)是(shi)理科生,觉得清华大学是(shi)国内理科生最好(hao)的(de)选择,“考清华”是(shi)一个再正常不过的(de)梦想。

但唐尚珺强调,他(ta)并非“非清华不读”,并非因为没考上清华,而拒绝录取了他(ta)的(de)高校。

“考了那么多次,有些东西不是(shi)努力就可以(实现)的(de)。”努力了这么多次,唐尚珺似乎放下了对(dui)清华的(de)执念。

除了2009年和2020年没有填报志愿,其他(ta)参加高考的(de)年份,唐尚珺都填了志愿,并成功被录取。“要不要复读,要不要去大学,我(wo)也会思考,也会犹豫。”唐尚珺说,之所以会一直坚持填志愿,是(shi)想给自己多留一条后路,并不是(shi)从一开始就坚定会复读而乱填志愿。

唐尚珺称,自2014年开始,他(ta)就再没从家里要过一分钱。早期,为了挣钱维持复读的(de)开支,他(ta)暑假去广东打工,平时做家教,过得异常艰辛,有时还要借钱。后面,他(ta)在民营高中报考,由于成绩还不错,每年能获得一点奖金。奖金最多的(de)一年就是(shi)今年,有8万元。

“我(wo)平时的(de)开销很小,一年花两三万左右,奖金能维持我(wo)的(de)生活。”唐尚珺说,逢年过年,他(ta)给母亲一点钱,一般春节给2000-3000元,中秋给1000元。

有网友质疑唐尚珺:会不会是(shi)为了奖金不停复读?唐尚珺回应说,“我(wo)的(de)成绩没那么好(hao),不是(shi)能考上清北、一年能拿几十万奖金的(de)人(ren),我(wo)的(de)奖金刚刚能维持我(wo)的(de)复读生活而已。”

“有些东西错过了就错过了”

2016年,记录唐尚珺连续多年参加高考的(de)30分钟纪录片《高十》在广西电视(shi)台播出,唐尚珺的(de)经历进入公共视(shi)野。该纪录片的(de)拍摄者是(shi)唐尚珺的(de)初中同学何汉立,他(ta)毕业于一所二本院校,后入职广西广播电视(shi)台,从事纪录片拍摄工作。今年9月初,何汉立把相关素材重新剪辑,推出了76分钟版本的(de)《高十》。

何汉立回忆称,2014年,偶然的(de)机会下他(ta)与唐尚珺取得联系,得知唐尚珺还在复读,大为诧异。当时的(de)唐尚珺很困难、很无助,经济上困顿,精神上颓废,“两眼无光,一直在这个小圈子挣扎”,处于自我(wo)封闭的(de)状态。

何汉立向澎湃新闻(xinwen)表示,他(ta)和唐尚珺都在偏远农村长大,有着相似的(de)成长经历,这让他(ta)更能理解唐尚珺,“那个时候,大家什么都不懂,也没有人(ren)引导,农村孩子的(de)出路,要么打工,要么读书”。

做通了唐尚珺的(de)思想工作后,何汉立跟拍三年推出纪录片《高十》。何汉立形容这部纪录片称,“透过曲折的(de)小人(ren)物命运窥见了中国教育改革的(de)大时代洪流。”

《高十》的(de)热播,也让唐尚珺饱受争议。不少网友理解不了唐尚珺的(de)坚持与选择,认为他(ta)是(shi)“现代版范进”,既浪费了自己的(de)青春,也浪费了教育资源。

唐尚珺回应称,大家对(dui)于他(ta)的(de)争议,他(ta)基本都清楚。他(ta)本人(ren)确实有固执的(de)一面,认定的(de)东西会坚持下去,不太受外界的(de)影响。但这些非议会传播到他(ta)家人(ren)身上,让他(ta)不堪其扰。如村里人(ren)在手机上看到了他(ta)的(de)事,会跟他(ta)母亲说,“(考上的(de))大学挺好(hao)的(de),又不去读,(唐尚珺)还想怎样”,这影响了母亲的(de)心情,又会反馈到他(ta)身上,让他(ta)倍感压力。

在内心深处,唐尚珺也反思过自己的(de)复读选择。他(ta)说,有时一觉醒来,发现自己还停留在高三,这让他(ta)感到害怕,“怎么我(wo)还停留在这里,我(wo)想走出去,去读大学”。

“如果再有选择的(de)机会,我(wo)应该2016年就去读大学了。”唐尚珺坦承,他(ta)也认为自己走了“弯路”,“当年我(wo)也不懂,家里、亲戚等都没有大学生,也没有人(ren)引导我(wo),我(wo)都不知道可以通过考研读清华,还一根筋想通过高考上清华”。

时常有高三学生在网上问唐尚珺,要不要复读。如今,唐尚珺的(de)回答是(shi),要复读的(de)话,就全力以赴;若复读了两三年,一定要去大学,没必要拖下去,再复读也是(shi)浪费时间(shijian),“要有进步,两三年(复读)就基本实现了”。

父亲生前患癌后曾跟唐尚珺说,“你(ni)考上了大学,就去好(hao)好(hao)读。我(wo)得了这个病,还不知道能不能等到你(ni)大学毕业。”如今,父亲已去世4年。回过头看,唐尚珺觉得时间(shijian)过得很快,有种物是(shi)人(ren)非的(de)感觉,“有些东西错过了就错过了”。

在唐尚珺眼里,这些年,他(ta)是(shi)“半个学生,半个社会人(ren)”。他(ta)也设(she)想过,假如他(ta)没坚持年复一年地复读,他(ta)可能也成家生子了,有能力接母亲过来跟他(ta)一起生活。

“我(wo)的(de)选择不一定对(dui)。我(wo)挺羡慕他(ta)们(men)(指同龄人(ren))的(de),有幸福的(de)家庭。”唐尚珺说,他(ta)的(de)想法是(shi),明年考得好(hao)的(de)话就去读大学,要是(shi)考得不好(hao),可能会再复读,或者直接不读了,去做点其他(ta)事,如返乡创业。

9月初,唐尚珺在微博发了一段文字,表明了自己当前的(de)心迹。他(ta)写道,“诚然,现在的(de)生活处在一个比较尴尬、窘迫的(de)境地。犹如困在泥潭中,抬起一只脚,另一只脚又陷入更深。我(wo)如何不想脱身。迈入一个全新的(de)环境,新的(de)开始。做过的(de)事,走过的(de)路,这都是(shi)我(wo)自己的(de)选择,一路走来,不觉已十余载,也会感慨唏嘘,此间奋斗,认识到个人(ren)能力的(de)局限,非努力可以。虽梦难圆,但你(ni)的(de)付出和努力会让你(ni)变得更好(hao)。我(wo)也想过假如当初如何如何,那么今日又如何如何,可人(ren)生又哪来的(de)这么多假如?有当初的(de)因,方有今日的(de)果。不试过,怎知其不可?纵使结果不如我(wo)所想。亦是(shi)无怨无悔。”

何汉立向澎湃新闻(xinwen)表示,公众对(dui)于唐尚珺的(de)关注,不应该停留在对(dui)唐尚珺个人(ren)选择的(de)评头论足上,而是(shi)要关注到唐尚珺这个人(ren)所折射出的(de)问题。他(ta)一直有拍《高十》续集的(de)想法,但要等到唐尚珺读大学,或者出来工作之后。

澎湃新闻(xinwen)记者 陈绪厚  实习生 李世倩 【编辑:陈海峰】

【寻味中华】东乡手抓羊肉:“古风”千百年 天然抵半“鲜”

脍炙人(ren)口的(de)蓝皮鼠大脸猫,灵感来源于两个邻居家孩子?

国际乒联最新排名:樊振东、孙颖莎继续排名世界第一

《我(wo)的(de)县长父亲》引热议 作者:文章为纪念父亲

为何玩羊了个羊会上头?专家:陷入多巴胺陷阱

种植牙为什么这么贵?纳入集中采购有何新进展?

“双减”一年多,哪些习惯变了?记者多方走访

中疾控公布重庆输入性猴痘病例详情

最新工资价位表来了!哪些职业更吸金?

最后的(de)道别!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葬礼举行

马斌:中欧班列如何促进东西互通?

北村彰英:中国街舞会成为新潮流吗?

北京银保监局提示“短视(shi)频(pin)点赞赚钱”新型骗局

美国“搅浑水”危害亚太安全,中国如何破局?

中国球员武磊入围2022年金足奖男足30人(ren)候选名单

63岁聋哑人(ren)徒手爬四楼救回悬窗老人(ren)

外媒: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灵柩瞻仰仪式结束

网红烹食大白鲨后续:花数千元购得,两人(ren)被批捕

唐尚珺,小学毕业考试,填报志愿,高校录取,招生信息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290人留言! 共有:290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